歡迎來到中國貿易新聞網(中貿網)
主管: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(CCPIT) 主辦:中國貿易報社
分享微信微博APP

退出“世界最大自貿區”,印度到底為哪般?

來源:俠客島微信公眾號 作者: 2019-11-11 10:18:25

  面對加入“世界最大自貿區”的誘惑,莫迪還是后退了。

  印度總理不好當。管理著“全世界最大的民主國家”,莫迪前有反對黨的猛烈攻擊,后有來自農業、制造業等多個行業組織的上書反對。

  盡管加入RCEP談判后的16國自貿區,會給未來印度的經濟一個強有力的刺激,但如果現在不遵從“民意”,支持率就會往下掉——支持率那是不得不考慮的。

  印度退出談判后,其余15國表示仍將在明年簽署RCEP協議,屆時一個涵蓋全球人口近30%的超大型自貿區將誕生。

  也許,那時的印度會再次陷入猶豫?

  協議

  這幾十年,國際性自貿區在世界很多地方落地實踐,不少臨近的國家會簽訂自由貿易協定(FTA)來推進區域經濟一體化,比如北美自由貿易區、東盟自由貿易區,還有那個似乎夭折的TPP。

  正在推進的這個全稱為“區域全面經濟伙伴協定”的RCEP協議道理相同,就是準備建立一個關稅較低、開放程度較高的跨境自貿區。在區域內,各國之間的貨物、服務和投資流通將更加便利。

  原計劃的區域包括“10+6”,即東盟十國(文萊、柬埔寨、印度尼西亞、老撾、馬來西亞、緬甸、菲律賓、新加坡、泰國、越南),加上中國、日本、韓國、澳大利亞、新西蘭、印度。總計人口占世界總人口約一半,GDP占全球年生產總值的三分之一。

  RCEP談判相當不容易,耗時7年,談判地點不斷在不同國家轉換。除日常談判工作組外,先后舉行3次國家領導人級會議、19次部長級會議、28輪正式談判。

  最新的消息是,協議全部20個章節的文本談判成功結束,法律文本審核工作啟動,有望在2020年簽署協定。而就在這黎明前的最后一刻,印度竟然退出了。

  莫迪宣布退出的公開理由有點“神叨”,又頗具詩意。他是這么說的——

  “當我根據印度人民的利益來評估RCEP時,我沒有得到一個積極的答案。因此,無論是圣雄甘地的護身符,還是我的良心,都不允許我加入RCEP。”

  這話怎么理解?

  擔憂

  印度不想加入RCEP,最直接的原因是擔心對國內各行業的沖擊。

  印度媒體報道,莫迪曾在國內解釋說,RCEP會導致印度“農民、貿易商、專業人士、產業、工人及消費者”的利益受損。比如,印度農民擔心,來自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的乳制品將帶來沖擊;印度工廠主擔心,來自中國的廉價工業品將“淹沒”印度市場。

  事實真會如此嗎?島叔為此采訪了兩位長久關注RCEP談判進程的專家。

  商務部研究院美洲與大洋洲研究所副所長周密說:一方面,這種擔憂是正常的。這實際上是本能的一種對外部沖擊的害怕,當印度沒看到開放帶來的利益高于損失的情況下,就會覺得開放的風險大,畢竟RCEP的規模比印度以前簽的自貿協議都要大很多。

  但另一方面,這種擔憂又是被放大的。周密說,受到影響的應該說是某些特定領域的產品,不是全部的產品。比如從農業角度講,印度的農產品不會過多從國外進口,從財務承擔能力上也不允許;像新西蘭的乳業,本身新西蘭自己的供應量也沒那么充沛,也不可能大規模地出口到印度。

  而制造業呢,除非是關稅削減幅度過大,否則在短期內也不一定會造成多大的沖擊;服務業也是一樣,并不是說所有的企業都愿意到印度去發展服務業,但印度就是會有這種擔心,因為他覺得國內的制造業、服務業沒有足夠的競爭力。

  復旦大學國際問題研究院副教授賀平這么說:莫迪此番話更多的是政策辭令,因為他幾乎把所有經濟領域都包括了,換句話說,“沒有一項利益合于印度”。

  賀平指出,具體的沖擊還是要根據最終的協議文本來判斷。農產品、制造業會受到更大的市場開放壓力,但在印度占有一定優勢的領域(比如IT產業、服務業的自然人流動等),其他國家的開放水平還難以達到印度所期待的高度。

  實際上,對于印度的擔心,談判中的其他國家也表示理解,大家還提出了一個解決方案。在11月6日的一場發布會上,中國商務部副部長兼國際貿易談判副代表王受文對此有如下表述。

  “自貿協定里有一些專門的區域保障措施,這個保障措施規定,進口國把關稅降低后,若進口增長的很多,對國內產業有一些損害,則可以把關稅恢復到原來的最惠國待遇的水平。所以區域保障措施實際上是一種安全閥,能解決對國內產業沖擊的擔心。”

  聽起來是不錯的解決方法,但印度最后還是沒有接受,因為現實的壓力讓本屆政府難以等到“對國內產業有一些損害”的時候。

  現實的壓力是,過去3年來印度的貿易逆差持續擴大。從統計數據來看,在2019財年,印度與RCEP國家中的11個國家出現貿易逆差,逆差達到1050億美元,其中僅中國就占520億美元。

  按照最簡單的邏輯,當前情況下印度的出口能力拼不過其余RCEP國家,一旦關稅和非關稅壁壘降低,印度的貿易逆差豈不是會更大?

  于是,很多印度人覺得加入RCEP對印度的損失比受益更大,那還是不要加入RCEP了。

  信心

  談了7年,此刻退出,可以說是相當可惜。那印度如此猶豫的根源在哪里?

  商務部的周密在接受島叔采訪時這么說:印度這些擔憂還是基于對自身產業基礎的不自信。按照經濟學理論來講,競爭雖會產生一些負面的影響,對于部分人可能造成損害,但它也會促進資源的有效利用、會提高效率。

  周密認為,印度現在傳遞出的這種態度,沒有所謂對錯,畢竟每個國家基于產業情況、基于本國文化,它所考慮的視角是不一樣的。但一個基本的道理是,產業永遠是保護不夠的,弱勢產業也不太容易通過保護就變成強勢產業。

  復旦大學的賀平說,印度在談判中提出的保護本國產業的訴求有一定合理性。印度在貿易領域的保護性傾向有其歷史文化根源,主要來自三個方面:反抗英國殖民統治的斗爭經歷、抵制外國產品的甘地主義、尼赫魯的費邊社會主義經濟發展理念。

  我們知道,歷史文化對當代印度的影響是根深蒂固、難以擺脫的,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印度延續3000年的“種姓”制度。

  盡管莫迪是一個十分強勢的總理,曾經作出“廢鈔令”這種震驚世人的舉動,但有時候他也不得不屈服于國內保守力量,尤其在印度當前的社會結構和政治體制下。

  印度社會存在各種利益集團,政黨政治與有些固化的利益格局疊加在一起,對國家的決策形成極強的牽制力,往往使國家領導層在重大決策面對難以決斷。

  并且,與五年前情況不同,近兩年印度的經濟增長持續下滑,莫迪在第二任總理任期壓力很大,反對黨又利用RCEP發動攻擊,執政黨存在民調的壓力,莫迪只能審慎行事。

  那么未來,印度是否可能重回RCEP呢?島叔采訪的兩位專家都表示,這種可能性當然是存在的。

  畢竟,官方自己都說,印度是個不可思議的國家。


責任編輯:葛巖

網站首頁 | 貿易論壇 | 手機客戶端 | 貿易商城

地址:北京市朝陽區北三環東路靜安西街2號樓 | 辦公室:8610-84541822 | 編輯部:8610-84541822

公安機關備案號:11010502034811   京ICP備05001841號-3 中國貿易報?版權所有2006-2017

香港正版资料两码中特